风险加速出清 中小银行新一轮改革提速

币游app下载安装

2021-05-16

中小银行新一轮改革加快推进。

近期中小银行IPO明显提速,增资“补血”动作频频,今年以来,以中小银行为主体的二级资本债发行达2124亿元,永续债发行也超过千亿元。 同时,近一个月内已有云南、陕西、山西多地上演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案例,“抱团取暖”由零星案例逐渐变为行业趋势。

分析指出,无论是兼并重组还是增资“补血”,都有助于稳妥化解中小银行局部性、结构性流动性风险。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在夯实资本实力的基础上,金融监管部门还将进一步推进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工作,压实银行及股东主体责任,推动中小银行优化股权结构,同时加强分类监管。

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密集落地云南银保监局官网日前披露,云南永德农商行和云南华坪农商行已于近日获得该局同意筹建的批复。

其中永德农商行由云南临沧临翔农商行、云南凤庆农商行、云南腾冲农商行、云南昌宁农商行分别作为主要发起人设立、参股;股华坪农商行由云南永胜农商行、丽江古城农商行、云南玉龙农商行分别作为主要发起人投资设立、参股。 由晋中银行、晋城银行、阳泉商业银行、长治银行和大同银行等5家市级城商行合并重组设立的省级城商行山西银行4月28日正式开业。

4月14日,陕西秦农农商银行官网消息称,该行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了吸收合并西安鄠邑农商银行和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相关议案,这也是陕西近一年内发生的第二起农商行合并重组。 而在今年1月份,辽宁发布消息称,拟合并省内12家相关城商行,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商行。 据各地银保监局披露公告,2020年以来,已有四川、山西、陕西和河南等多地上演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案例,其中既有上市银行参与重组或控股多家中小银行,也有区域农商行吸收合并其他银行,还包括多家地方城商行合并成立省级城商行,共涉及30多家银行机构。

银保监会年初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动村镇银行化解风险改革重组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适度有序推进村镇银行改革重组,支持引进合格战略投资者帮助收购和增资等举措。

金融委会议也聚焦地方金融机构发展,要求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鼓励好机构兼并风险机构,促进地区金融供需结构平衡。

“中小银行存在的问题与风险很多是综合性的、长期性的,比如公司治理不到位、风控能力不足、经营理念存在偏差等,一味追求做大做强,盲目扩张,可能造成自身风险不断积累。 ”厦门国际银行投行分析师任涛表示,“抱团取暖”一方面可以提高风险化解能力,通过股权重组、战略投资者进入、新管理层的引入等方式出清风险,另一方面则可以通过注资、地方政府的介入而增强市场竞争能力、拓宽市场作业空间。

“通过兼并重组,中小银行有效完善了公司治理、风控体系、合规机制,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重新参与市场竞争。 ”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预计,基于市场化、法治化主导,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引战注资趋势未来会更加明显,可能会在“尾部”银行大面积展开。 资本补充空间加速开启除了兼并重组外,作为化解中小银行存量风险的重要举措,银行资本补充空间也在持续打开,无论是IPO还是发债、定增,银行多渠道“补血”正加快推进。

相较去年仅一家银行登录A股,今年银行IPO推进明显提速。 继今年2月重庆银行成功上市之后,日前齐鲁银行和瑞丰银行相继传来拿到IPO批文的消息。

齐鲁银行5月7日披露了A股招股意向书,宣布将于5月17日发行股票,齐鲁银行本次发行股票的数量约亿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 同日,证监会公布已核准瑞丰银行首发申请事项,该行成为年内第二家获得证监会IPO批文的银行。

对于尚未上市的中小银行而言,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也在加速放宽。

据Wind数据统计,2021年以来已有43家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合计亿元。 14家银行发行15只永续债,合计发行金额为1210亿元,发行主体绝大多数为中小银行。 三家银行进行定增,累计规模404亿元。

尽管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持续推进,总体进程较好,但业内人士指出,在股权融资方面,上市银行渠道更多,非上市银行渠道偏少,距离完全出清风险尚有距离。

任涛建议,可以进一步拓展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如在之前减记型资本债券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广转股型资本债券。

此外,还可以扩大优先股和可转债的发行范围,允许更多非上市中小银行通过优先股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深化改革纵深推进在政策大力支持下,中小银行改革将持续深入。

银保监会发文表示,下一步将推动标本兼治,进一步做好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工作。

一方面,压实银行及股东主体责任,推动中小银行优化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加强全面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建立审慎经营文化,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另一方面,加强分类监管,完善补充资本的市场环境和配套政策,提高金融监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

关联交易监管也将进一步加强。 记者了解到,后续银保监会将推动专项整治工作常态化,聚焦重点机构重点问题,加强处置处罚和公开披露,持续抓好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 同时,制定出台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准则、大股东行为监管指引、关联交易管理办法、董事监事履职评价办法等公司治理重要监管规制。

王一峰认为,中小银行发展应当摒弃规模情结,放弃粗放经营的发展理念,真正扎根基层、精耕细作,通过高质量的服务来提升市场竞争力。 他预计,下一步改革重点仍将是支持中小银行发展、深化改革与防范风险并行。

对于农信农合等涉农金融机构而言,进一步推进改制;对于问题金融机构而言,着力恢复其可持续经营能力和有序出清;对于更多中小银行而言,则鼓励其找准定位,实施差异化经营,在市场中找到自我发展之路。 此外,任涛表示,中小银行应把防控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逐步形成审慎合规的发展机制,紧跟政策导向,提高传统信贷业务占比,降低高风险业务和影子银行业务。

(记者向家莹)责编:叶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