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八旬共产党员矢志不渝 见证比诸葛亮还厉害的“十擒十放”

币游app下载安装

2021-06-06

  “我们的党历经艰辛、风风雨雨,即将走过一百周年,”阮海说,自己作为老党员,“我想说:我们的党,经百年、犹未老,一世纪,正青春。

”  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市,年近九旬的老共产党员阮海,日前向中新网记者再忆峥嵘岁月。

图为阮海整理历史档案。  马铭言摄  解放之初:“镇压反动,保护善良”  “1948年7月,我小学毕业后,想继续念书、深造的条件根本没有。

”阮海说。

  彼时,读书无望,阮海只能帮助做庄稼为生的父母下地劳动。

但他却有所不甘。   1949年,甘肃、青海解放在即,阮海也迎来一生的转折点。   阮海回忆,当时社会政治环境比较紧张,“马步芳的部队抓壮丁当兵,如果家里有三个男子,一个必须得去。

后来,越来越紧张,家里的独丁也要抓。

”  “我是家里的独丁,我跑到山上躲避了约十天,隐隐约约能听见兰州方向大炮嗡嗡的响声。 ”阮海说,“我们盼望是不是快要解放了,国民党的剥削压迫再不受了,心里高兴着。 当时有个民谣,‘一双袜子一双鞋,马步芳一去再不来’,大家期盼着解放的曙光早日到来。

”  1949年8月至9月期间,西北野战军解放了甘肃临夏,还准备经过青海解放新疆。 “有人说,共产党的部队不打人、不骂人,管吃穿。 ”阮海感慨,“我听后高兴,还有这么好的情况嘛。

”图为阮海参观黄南州尖扎县的昂拉千户府的展览馆。  马铭言摄  阮海回忆,当时,同仁地区的头人,还组织一些有名望的人士,去迎接、慰问王震司令员的部队。

  “我准备出去找碗饭吃,找个差事干个工作。

”阮海信心十足,“母亲同意我去,年轻人闯个事业好。

刚结婚十二天,我的媳妇不让我走,我在门口推开她就走了。

”  西宁解放后,成立了军事管制委员会。 阮海登记后,来到青海省政法组站岗放哨。 “当时还发了一个毛巾和茶缸,再啥都没有,我高兴得不得了,已经有碗饭吃了。 ”  1949年11月,阮海参加青海省第一期政法干部训练班,“我才明白国家法律知识不学好,怎么去干工作。 ”  半年后,上级派阮海去老家同仁地区开展法院工作。

图为阮海参观黄南州尖扎县的昂拉千户府的展览馆。  马铭言摄  见证比诸葛亮还厉害的“十擒十放”  兴修水利、开垦荒地……此时,同仁社会主义建设如火如荼,但整个青海省并未完全解放。

  在同仁县隔壁的尖扎县,反动势力和土匪勾结,蛊惑第七代昂拉千户项谦(东智)与人民政府为敌。

项谦也考虑自身利益,始终在归顺和对抗政府之间游移不定。

  记者根据相关史料得知,对此问题,中共中央西北局主要负责同志认为,正确解决昂拉问题,不仅对解放昂拉藏族同胞关系重大,而且对于共产党在青海工作关系极大,甚至对甘、川乃至西藏有重大影响,因此要采取十分慎重的态度,首先要用和平方式解决。

  在如今的昂拉千户府展览馆中,记载了从1950年9月开始,各方代表对项谦的17次劝降。 1952年4月,和平解决无望,决定军事进剿。 18次争取一位藏族头人,当时绝无仅有。   “同仁县委召集公安、法院人员谈话,我也在内,让我们跟随部队去尖扎县侦查有关情况。 ”阮海对记者说,“我们引路,沿着黄河边走,爬到高山上,部队战士拿出望远镜,一边观察尖扎的山脉、河流、村庄、道路,一边画地图详细记载。

他们说,这是为了解放尖扎提供的参阅。 ”  第二次,同仁县委召集开会,时任县委书记杜华安说,省委要求进一步直接赴尖扎侦查有关情况,看看是不是有国民党军官在指挥、操纵昂拉千户,看有多少部队、把守在什么地方,枪支弹药有多少,还有其它造谣情况。 “时间紧,县委让我们速去速回,能了解多少就多少。 ”  “我们没直接去昂拉千户府里,而是去离昂拉千户府有一定距离的藏族人家。 ”阮海说,“我们交了吃住费,房东很满意,我们采取个别接触的方式,接触了18人。

”  阮海回忆,侦查时获悉,昂拉千户部队很多,各村庄都有把守,枪弹都是从外面买来的,听说一元钱买三发子弹。 “我们就这样侧面问,时间很短、很仓促,不能暴露。

”  1952年4月至5月间,昂拉地区叛匪基本被肃清,并开展善后工作。   当年7月,经过中共中央西北局主要负责同志多次努力,项谦归降。

8月,项谦在《青海日报》发表《归向人民后的感想》。 他写道,“(政府)就连我病在床上垂死的七八十岁的老母亲,也给予治疗,家里一针一线都没有损失……”  “诸葛亮有个七擒七放,我们还多,我们来了个十擒十放。

”对此,党和国家领导人曾称赞中共中央西北局主要负责同志。

  1953年,项谦成为尖扎县首任县长,带头解决历史纠纷、支持抗美援朝、送子女接受现代文化教育……项谦从一位头人蜕变为深受拥戴的好县长。 图为阮海创作书法作品。

 马铭言摄  建党一百周年:我们的党,经百年、犹未老,一世纪,正青春  走过旧社会艰难岁月,阮海说,如果家里人口多,吃的就不够,这是普遍现象。

而如今,同仁满是高楼大厦,“看病报销医疗费,老年人给高龄补贴,是危房党和政府给钱修新房子。

这都是党的好处,我们这里不说党好的人,一个都没有,大家心里热爱着党。 ”  “我们的生活充满着阳光幸福,我们的事业充满着希望美满。

”这是阮海曾写在自家大门的对联,有人问为啥不写恭喜发财之类,“因为这是我的理想、志向,我始终保持着这样的态度,我要跟共产党走,跟着时代走。

”  退休后的阮海,笔耕不辍。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阮海开始创作保家卫国方面的书法作品。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阮海细心琢磨,想以诗词和书法作品为党献礼。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我们的党历经艰辛、风风雨雨,即将走过一百周年。

”阮海对中新网记者说,“我作为老党员,我想说:我们的党,经百年、犹未老,一世纪,正青春。

”  黄南州档案局目前正在搜集整理关于阮海的历史档案。 该局负责人表示,要积极挖掘老党员、老干部的历史财富,对革命老同志的事迹开展口述档案征集拍摄工作,系统整理黄南建政以来历届历次党代会、人代会和政协会议召开情况,将这些档案文献作为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生动素材,利用档案讲好党的历史,在感悟中传承红色基因、汲取精神营养。 (责编:常邦丽)。